Han

二次元cp / 三次元cp/BL/GL/BG/
日常/各種混雜/各種雜/
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/
戰鬥力低落拒絕撕逼的腐女子

永生戰/徐福閔基憲/日常-03

  • 電影《永生戰》/《徐福》同人衍生。

  • 徐福/閔基憲,基本無差,微偏閔基憲右。

  • 本篇純屬虛構,與實際存在的人事物皆無關係。

  • OOC有,個性崩壞有,作者渣文筆有。

  • 是假設在那場騷動後的小日常。

  • 是篇幅不長,可獨立閱讀的小日常。

  • 520也來儀式感一下。




↓↓↓↓↓↓↓以下正文↓↓↓↓↓↓↓



  徐福手上拿了束鮮花,踏進門就將他塞進閔基憲手中,這頭的閔基憲是一頭霧水的看著他。


「你買花?」

偶而閔基憲會放徐福一個人短時間的去外頭走走,畢竟徐福也不能老是在自己的保護下成長,雖然說誰保護誰都挺難說的就是了。


「不是,是路過花店送的。花,很漂亮。」

徐福搖頭後停頓幾秒,接著說:「花店的姐姐說今天是特別的日子,這花要給重要的人,可我只有閔基憲先生一個……閔基憲先生願意成為我重要的人嗎?」


聽到這話的閔基憲一愣,頓時不知該用何種表情面對這孩子。徐福老會忽然爆出讓人不知如何反應的問句,相處的日子內,閔基憲還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,然而事實是這事根本無法習慣。


這、這如果換成一般人,估計會覺得對方在告白。然而,這可是那十萬個為甚麼的徐福勒!他只是單純發問罷了。


「閔基憲先生?」

徐福伸出手在閔基憲面前用力揮阿揮的,試圖將閔基憲的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。

閔基憲知道徐福這動作的用意,他只是執拗的想知道問題的答案,每次他發問而自己不回答時,徐福都會這麼做。


「我先去把花插在瓶子內。」

閔基憲乾脆放棄回答徐福的問題,轉身開始尋找能放鮮花的瓶子。




  折騰了一陣子,閔基憲終於成功的將花修剪後插進玻璃瓶內,閔基憲滿足的看著花,開始讚嘆起自己的插花天分,雖然也只是將花莖剪短放進瓶子內罷了。


「該死!你幹嘛!」

臉上忽然傳來的觸感,讓閔基憲嚇到直接推開那人,還不忘伸出手想確認那孩子到底做了甚麼。


徐福,剛剛親了自己臉頰?!

該死!這孩子是不知道這行為不能隨便對人做嗎?


抬起頭是看到徐福略帶委屈的嘀咕著:「為甚麼?閔基憲先生不喜歡嗎?可是我聽那些孩子們說,他們這樣做,對方會很開心的。」


瞬間不知如何反應的閔基憲是支吾著表示:「跟那個甚麼關係,你不能這樣……」


「為甚麼?閔基憲先生不開心嗎?」

又來了,那委屈巴巴的眼神讓閔基憲覺得自己好像是大壞蛋。


「不是開心不開心的問題,你聽好,你不能隨便對人這麼做。」

閔基憲深吸一口氣,語帶嚴肅的看著徐福:「尤其是對女孩子,會把對方嚇跑的。」



「那閔基憲先生為甚麼沒有跑走?那閔基憲先生就是喜歡?」

「沒有!我才沒有喜歡!你這行為只能對喜歡的人做,知道嗎?」


「為甚麼?閔基憲先生不喜歡嗎?可是我喜歡閔基憲先生。」

「………」



徐福秉持著不懂就發問的精神,再度開口:「為甚麼?閔基憲先生討厭這樣嗎?」


「沒有討厭!」

這頭是炸毛的閔基憲。


「那為甚麼?哥是討厭我嗎?」

徐福問的認真,是讓閔基憲更為焦躁,甚至直接吼出:「我沒有討厭你!我說過我會保護你的!」


意識到自己爆出甚麼驚人發言的閔基憲,將徐福強制抓到花前,強迫徐福盯著花看:「…該死!你怎麼能那麼煩!看你的花。」


被強制盯著花朵看的徐福,在把玩花一陣子後,默默道出:「花很美,可是花果然不適合擺在閔基憲先生旁邊。」


「死小子!你想被我打嗎。」

前情報員的閔基憲聽力也不是蓋的,立刻開口回擊。


「閔基憲先生不是說要保護我嗎?比起保護我,我會保護哥的,哥身邊有我就夠了。」

徐福的自言自語這次到底有沒有傳進閔基憲耳裡就不知道了。


只見前情報員的耳朵似乎微微紅了一塊。


───END───



--------


想打甚麼時,再碰到筆電時就忘光。

沒頭沒尾的小日常。


以上。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210520


评论(3)

热度(44)

  1.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